到灯塔那里去

来源:驻马店 作者:驻郑办 发表日期:2018年06月06日

我牢牢盯住那束光。

那遥远的灯塔在无边寒夜里向天地间投射出无比耀眼、无比辉煌的灯火,尽管此夜你我仅仅共此光焰。

仅仅只是看着那束光芒,我都会有怆然涕下的冲动:我们何其幸运啊,仍有这一束光;可是我们又何其不幸啊,只有这一束光。

我贪婪地盯着它,如同沙海旅客追寻蜃楼一般狂热。

“你听说过吗?海上有唤作蓬莱的仙山。山上仙人凭虚御风,肌肤若冰雪,绰约若处子。”你和我一样盯住灯塔,一副举重若轻的表情。

“与其胡侃蓬莱,不如与我同登天姥。”

“没有谢公木屐谈何登天姥!不能cos小谢我宁愿不去。”

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,接着往灯塔那里走。

惯看路旁饿殍,犹效奋臂螳螂。

目力所及皆为旷野,风里只有灰烬与尘土的味道。

黑暗里行路那么静,那么静,只听见月光在头顶翻涌,江海在胸中奔腾。

我们踏过雨雪与泥沼,踏过霜露与荆棘。踏过星河,踏过春秋,踏过黄粱一梦。

我们忘记了干渴与饥饿,忘记了困顿与疲惫。

我们脚步越来越轻,越来越轻,越来越轻。

可是你还是倒下了。我抱着你坐了很久,你仍未醒来。我把你放在尘埃里,又过了不知多少年,你变成了一片桃林。

于是我继续走,不再有疑虑。

可是没了你,我也没能支撑太久。寒冷与想念侵袭着我,我倒在泾水与渭水的分界。

面容映在浑浊的母亲河里,我看见了你所看见的一切。

那是断趾的麒麟,那是折翅的天鹅;那是扑网的蜻蜓,那是风中的烛火。

在所有被我遗忘的快乐里,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看见你,也看见我。

我曾拥有你,何其侥幸;所以我失去你,才是人生。

相关阅读